天花消亡史

  • 来源:讯媒作者:译婷
  • 2020-05-07
2020年伊始,新冠病毒的悄然而至,打破了人类世界的平静与繁荣景象。病毒、抗体、免疫……这些原本与普通人并无太大交集的名词摇身一变成为了举世关注的热点问题。事实上,病毒和它带来的瘟疫对于人类并不陌生也不遥远。回看历史,从最近

2020年伊始,新冠病毒的悄然而至,打破了人类世界的平静与繁荣景象。

病毒、抗体、免疫……这些原本与普通人并无太大交集的名词摇身一变成为了举世关注的热点问题。

事实上,病毒和它带来的瘟疫对于人类并不陌生也不遥远。回看历史,从最近的新冠疫情、埃博拉,到带有国人悲伤记忆的17年前的SARS,再到历史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鼠疫、霍乱……人类与病毒的斗争从未停歇。

大多数的瘟疫结束并非由于人类的努力消灭了病毒,而是以病毒的自我撤退宣告结束。在与病毒和瘟疫抗争的几千年时间内,人类也曾经取得过辉煌的成就,比如彻底消灭了“天花病毒”。

今天,我们就来带大家回顾下这场与天花的战争。

01 / 高致死、高传染性

天花是一种由天花病毒导致的烈性传染病。大天花的死亡率在25%以上,出血性天花的死亡率更高达97%,天花症状发作时,周身先冒出白色疹泡,这种瘟疫也因此得名“天花”。

天花病毒这种同时具备高死亡率高、强感染性的DNA病毒,可谓是瞄准人类的“精准狙击手”。在古代,一旦感染天花,除依靠自身免疫力和服用缓解症状的药物之外,几乎没有方法可以根治。即使侥幸存活,患者也会因疱疹留下满身的疤痕,甚至可能因此失明或耳聋。

在医术水平和卫生条件差的时代里,上到皇帝贵族下到黎民百姓,无不面临着天花病毒带来的死亡威胁。据记载,在清朝的皇帝中,就有4位得过天花恶疾,其中顺治皇帝和同治皇帝直接死于天花;康熙皇帝和咸丰皇帝侥幸逃过一劫,但在他们的脸上都留下天花肆虐过后的痕迹——麻子。

身为皇帝的康熙也难逃天花的魔爪

有数据显示,仅16至18世纪,欧洲平均每年死于天花的人数约为50万人,亚洲约为80万人。整个18世纪,欧洲死于天花的人数在1.5亿以上。

02 / 中国的“人痘”免疫法

提起天花病毒,我们就不得不回溯历史,沿着尼罗河回到古代的埃及,研究人员推测天花正起源于这里。

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木乃伊身上的天花痕迹表明,早在三千多年前,天花病毒就已经在古埃及肆虐。伴随着商人的脚步和战士的足迹,天花病毒从尼罗河畔出发,沿着阿拉伯半岛来到欧亚大陆,后又乘着船只来到美洲新大陆,成为笼罩全人类的死亡阴影。

大约在公元1世纪,天花病毒来到了中国,传世的医书记录了中国古代人们医者的努力和智慧。早在东晋,医学家葛洪(283~363)就在其著作《肘后救卒方》描述了天花的症状,这是中国最早有关天花病情的明确记录。但是当时的医者还不够了解天花病毒,书中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治疗方略。

图片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在此后的治疗中终于发现了天花的弱点:这种病毒于人类而言是一次患病终身免疫。这个特性给了古代医生“以毒攻毒”的灵感,尝试使用“父血”、“脓汁”或直接接触轻症患者以主动感染获得免疫力,这类早期朴素的免疫学尝试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在此基础上,一种起源于宋代、成熟于明清时期的“人痘”技术诞生了。所谓“人痘”法是将轻症天花患者所出的疱疹取下,晒干磨粉,再让未得过天花的人吸入鼻腔,类似于借助灭活制剂获得抗体。

这种方式的危险性大大降低,防疫效果却显著提高。在天花幸存者康熙皇帝的推广下,“人痘”术在当时被广泛使用,极大减轻了清朝的天花疫情。

医生将“人痘”制成的粉末注入未感染者的鼻腔 | 图片来源网络

03 / 从“人痘术”到世界上第一支疫苗

现在,让我们把视野扩大到全世界。

中国防治天花取得成效的消息迅速地传递到世界各地,人痘术为饱受天花病毒侵扰的全人类带来了希望的曙光。

1688年,俄罗斯派医生来中国学习种痘术;

1744年,中国医生李仁山将人痘术首次带到了日本长崎;

1790年,朝鲜派出使者朴斋家、朴凌洋到中国北京,带回医书《医宗金鉴》,并习用书中所介绍的种痘技术防治天花。而后,欧美国家也开始尝试使用人痘术。

1721年,英国驻土耳其公使夫人蒙塔古夫人在将人痘接种技术从土耳其带到了英国,并且在自己的女儿身上试验成功。

虽然人痘术在人类消灭天花的历史上,是重大里程碑,但是这种免疫技术,风险很大。由于使用真正的天花病毒制备,大约有2%的人接种者会感染发作。对于天花这样的烈性病而言,2%的感染率即意味着极高的死亡风险。因此,人痘术虽然确实能够预防天花,但它不是理想的疫苗。

18世纪末,英国乡村医生詹纳偶然间听说,农场挤奶的女工因为得过“牛痘”而终身不会感染天花。这种现象给与詹纳灵感,在反复研究试验并为自己两个儿子接种牛痘后,他确认牛痘疫苗在安全性上确实远高于人痘术,几乎不会导致接种者出痘,更不会致命。

显微镜下的牛痘病毒(左)与天花病毒(右)是近亲,但其毒性低得多

科学的发展总会经历曲折。牛痘研发的初期,部分欧洲人并不信任这种取自于牛的疫苗,甚至鄙夷的讽刺詹纳和牛斗的接种者。但是,在詹纳为首的大批医生的不懈推广下,人们见证了牛痘疫苗的良好效果。此后,牛痘取代了人痘疫苗,成为人类预防天花病毒的首选。在成功实现量产之后,这种预防方式在欧洲国家及其殖民地得到了广泛普及。

04 / 彻底歼灭“天花”

让我们的视线再次回到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之时,受物资条件限制,大部分普通国民并没有经济能力接种牛痘疫苗。在当时的新中国,天花仍旧是死亡率最高的急性传染病之一,威胁着国民的生命健康。

1952年2月6日,卫生部发出种痘指示,预计当年为二亿六千万国民接种牛痘疫苗。同时,国家采取多种措施切断感染源、隔离治疗感染者、追查疑似病例。在政府的重视和医护人员的努力下,中国最后一例天花患者胡小发于1961年6月出院。后经世界卫生组织检查证实,我国从此彻底消灭了天花。这个在中国肆虐了几千年的病毒终于消失于我们的视野之中,

但是当时的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仍存在天花感染的问题。1966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各国加强合作,提高疫苗接种密度,根除全球天花流行的倡议。在全世界的共同努力之下,1977 年,天花病毒在全球的疾病谱中绝迹。世界卫生组织在1980年5月正式宣布,人类彻底消灭了天花病毒。

回溯天花从肆虐到消失的几千年历史,打败天花病毒的并不是某一个国家,也不是单一的神圣医者。牛痘疫苗是东方的智慧和西方的现代医学相结合的产物,彻底消灭天花病毒是世界各国同心协力的结果。在与天花抗争的过程中,人类社会也逐步奠定了现代免疫学、传染病防治和疾控的基础。

然而随着人类社会的演进,与自然界的边界日益模糊,人与病毒的斗争将日趋频繁。根据联合国环境署的数据,如今每4个月,人类社会就会出现一种新发传染病。

联合国在今年世界地球日发出的警示:气候变化、对大自然的人为改造以及破坏生物多样性的罪行,都会增加像新冠病毒这样的从动物到人类的传染性疾病的接触和传播。

彻底消灭天花、克服了SARS,不断寻找对抗H1N1、MERS、埃博拉等病毒的方法,到如今全球科研界总动员,以最快的速度和跨国界的合作对抗仍在肆虐的新冠疫情,一代一代人累积的科学技术给予人类直面病毒的勇气;但同时人类不能不反思自我,并积极行动,以获得与地球更好的协同和可持续的发展,从而减少人类社会将可能付出的惨痛代价。

参 考 文 献

[1]王树振.死神悲歌:瘟疫的前世今生[J].世界文化,2020(03):4-8.

[2]邓田田. 人类是如何战胜天花的[N]. 学习时报,2020-03-16(003).

[3]朱石生.第一支疫苗诞生记[J].法人,2020(04):87-90.

[4]张大庆. 病毒与人类文明[N]. 中国科学报,2020-03-12(007).

[5]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4696353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讯媒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相关评论

房屋加固
在线客服
微信扫一扫
返回顶部